裴云歌_lz

有些故事开始就没错

除夕的小唠叨。

首先除夕快乐我的小宝贝儿们。

没有新年礼物。怪不好意思的。

然后,之前的100fo200fo我明年给你们补呀。

但是明年比较busy可能会失踪很长一段时间所以先说一声抱歉啦qwq

新年开篇应该是....是什么?

墙头上的女人实至名归。
(巨胖天子签证山花洋灵)
(嗯王炸四子贫民窟男团)

希望明年的非衣能高产。

新年快乐。狗年大吉。

八一八我的187游泳教练_叁

·私设OOC_勿上升正主

·纠结半天写的小甜饼_

·爬墙天子_圈地自萌

原创_裴云歌Yung.

赵天宇非常郁闷。

最近自己在大学的宿舍被赐了一句话。

“一进腐门深似海”

原因是从赵天宇去学完游泳回来后,红光满面。同学们向室友口口套话,口口的回答是:

“哎呀有男朋友了嘛 要理解 理解”

于是,继周震南马伯骞这对被称为“签证cp”的同性情侣后,赵天宇也被兄弟拐走了。

他们居住的F栋4号宿舍由此出名。

-

两个小时过后,课时结束。孟子坤如他们的愿,答应请赵天宇和吕泽洲去吃饭。

赵天宇的头发夏天的时候长得尤其快,所以当吕泽洲吹完头发的时候他还在一绺绺地拨头发。

“要帮忙吗?”孟子坤从隔间里出来,肩膀上搭着毛巾,看着他把头发翻来翻去的,忍不住开了口。

“不用了,我搞得定。”赵天宇这句话显然没有可信性,语落又去继续捯饬。

“可以啥啊。”孟子坤从旁边架上拿了干毛巾,拨开他的手,轻轻覆上他湿乎乎的脑袋揉搓着。

头一次见男人的头发这么软和。孟子坤暗想。

“孟爷,技术不错啊。”口口一边悄悄拍了下来,一边冲孟子坤竖起大拇指。

“那是。孟爷的洗剪吹技术可是一绝。”孟子坤点头应和着他。

他把赵天宇的头发差不多擦了个半干,放下毛巾,不慌不忙有条不紊地捋得整整齐齐的。

赵天宇默默感知着头上的触觉,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脸悄悄红了起来。

“孟小爷造型艺术作品完成!”孟子坤一边揉赵天宇的发顶,一边笑嘻嘻地跟吕泽洲说话。

“谢孟爷!”赵天宇应和一句,站起来转过身,看见孟子坤裸露的上身,咳了一声默默转了回去。

“害啥羞啊,刚才挂人身上的时候没见你这么要脸。”吕泽洲和孟子坤调笑的间隙,挪到赵天宇身边说。

所有人穿好弄好,赵天宇看着穿得整整齐齐的孟子坤,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想什么呢。”孟子坤伸出两根手指,在发愣的他眼前晃了晃。

“在想你还是不穿衣服好看。”赵天宇说完,半天才反应过来,捂脸疾走。

孟子坤听完愣了愣神,轻笑一声,几步追上,在他耳边小声说,“那以后多让你看点好看的。”

......

跟着孟子坤东拐西拐,他们三人在一家大排档落了座。

听着店里放的《农业重金属》,看着桌上碗碟成堆,吕泽洲冲孟子坤竖起了大拇指:“孟爷,接地气儿!”

赵天宇嘴里塞满了食物,“嗯嗯嗯”的点头赞同,活像只吃东西的小仓鼠。

孟子坤面上和吕泽洲聊着天,暗地里偷偷看着赵天宇“嘎吱嘎吱”地吃着小龙虾,于是戴上手套,抓了两个小龙虾边聊边剥壳。

“啊孟爷你是看我饿了给我剥虾吗?!噢我太感动了嘤嘤嘤。”吕泽洲同学眼尖地瞥见他的小动作,做作地感慨。

孟子坤笑了笑,把手里剥好的虾放进赵天宇碗里,并把赵天宇还没磕开
的虾接过来继续剥。

赵天宇懵地看看他,又看看碗里剥得完整的虾肉,又低下头继续吃吃吃。

吕泽洲:......

来上菜的老板同情地看了他一眼。

“钱老板!”

老板刚从柜台上抽了张纸擦擦汗,听见这个声音心里一寒,僵硬地转过身,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昨天说好的事儿..钱老板今天想好了没。没想好的话,我这些兄弟可就动手了啊。”来人是街头的小混混,搂着老板的脖子,低声威胁。

“阿伟,您行行好。小店每天就一两桌客人,哪来的钱给您啊。”老板又着急又焦虑,低声下气地哀求。

“哟,是吗。”被称为阿伟的小混混笑了笑,一挥手,“砸喽!”

其中两个走到有人的桌就要掀桌子,但今晚来吃饭的也只有孟子坤他们这一桌。

孟子坤站起来,抓着两人准备掀桌子的手,一抬一推,两个小混混倒在地上,龇牙咧嘴地捂着手臂。

夜色中,叫阿伟的小混混看不清他的脸,嚣张地喊了一声,“小子,敢坏你阿伟哥的事儿,你知道我谁吗!”

孟子坤低头看了看惊慌的赵天宇,安抚似的摸了摸他的头发,向柜台走了过去。

阿伟看着高大的人渐行渐近,随即脸上就挨了一巴掌,整个人撞上了木质的柜台。他怒得大吼一声,“打他!打残了我负责!”

于是,阿伟带来的十几个小混混一涌而上,围着孟子坤就举起了木棍。

孟子坤187的大高个儿也没白长,手脚并用地解决了一半。赵天宇和吕泽洲吓得站起身。

眼看孟子坤身旁只剩一个人,而那人举起的椅子马上就要打着他的后脑勺,孟子坤下意识地举起手肘护在头前,等了十几秒却没感觉到痛感。

放下手只见那人倒在地上捂着手臂,手早已鲜血淋漓,椅子“咕噜噜”地躺在一边,而赵天宇手里拿着半个破碎的酒瓶,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孟子坤心里软了下来,看向赵天宇的眼神柔和了许多。他转过身,朝吓懵了的阿伟走去。

“我不知道你阿伟是谁,但你应该知道孟爷是谁。”孟子坤拎着他的领子,平静地说。

孟爷?孟爷!阿伟眼神一凝。

“滚。没有下一次。”孟子坤把他甩在地上,面色冷峻。

阿伟扶着狠狠撞在地上的腰,与仅存的能站起来的小混混连拖带搀连滚带爬地出了大门。

“没事了天宇。”孟子坤看着赵天宇还处于不知所措的状态,走过去搂进怀里,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以示安慰。

老板连连道谢,孟子坤摆摆手,拉着赵天宇坐下来,戴上手套剥出了虾仁,看他愣神,把虾送到赵天宇嘴边。

赵天宇被送到口边的美味吓了一跳,张嘴乖乖吃了下去。

“被我帅到了?”孟子坤剥虾间隙一瞥赵天宇盯着自己愣神,笑着问一声。

赵天宇星星眼狠点头。

“是不是突然崇拜了我?”孟子坤继续问,颇有循循善诱的感觉。

赵天宇继续星星眼点头。

“要不要跟我在一起?”

赵天宇仍然星星眼点...点头?

吕泽洲:......????

孟子坤满意地点点头,拿纸巾抹干净他的嘴,摘下手套牵起彻底懵了的赵天宇的手。

“走吧男朋友,跟我回家。”

--

孟子坤坐在客厅,看着手机上吕泽洲发来的微信。

口口是红娘:孟爷啊,其实天宇最擅长的技术就是剥虾壳。

口口是红娘:而且天宇只吃过他妈亲手给他剥的虾。我们给他剥他都说自己有洁癖。

口口是红娘:孟爷啊,我们宿舍的一枝花就给你了,回头送点聘礼就行。

◢▆▅▄▃分割线▃▄▅▇◣

上面那个杠杠的后面算番外吧...
昨天惊鸿一瞥发现我十几天没更文了。
对不起给你们磕头了。
而且这一章跟泳池也并没有什么关系。
剧情俗套但是希望有小蓝爪略略略。
希望2018口口能过的幸福。

下一章就是仙女车辣!
我绝对不会辜负泳池这个主题的!
要乘坐此次列车的乘客请您评论区买票/打卡上车。
欢迎下次光临。

八一八我187的游泳教练_贰


·私设OOC_勿上升正主
·纠结半天写的小甜饼_
·爬墙天子_圈地自萌

原创_裴云歌Yung.

赵天宇十分郁闷。

看看孟子坤身上八块腹肌齐齐全全,身高187,小麦色的肤色。一眼望去,嚯,好一个肌肉壮汉。

看看自己白白净净,比孟子坤矮了一个头,腹部平平坦坦好在没有赘肉。一眼望去...
“妈妈!那个姐姐没有穿衣服!”

哇扇眼泪。

-

赵天宇真是个实实在在的旱鸭子。

当水没过他脖颈处的时候,他慌乱得转身抱上池边的铁杆杆,缠在上头不松手。

“赵天宇,你下来啊!”

孟子坤本来已经走到泳池中央了,听见吕泽洲的喊声回头看去,不禁失笑。

“怎么了天宇。”他又走回来,一手撑着铁架子,一手往赵天宇身上泼水。

“没。没什么。”赵天宇看着他温温润润的笑容,心里不由自主动了一下。嘴上还在逞强,却丝毫不想放开铁架子。

孟子坤看他没有下来的准备,猛地轻轻扯了一下赵天宇的泳裤。

赵天宇条件反射地提裤子,忘了自己还在铁架子上,往水里倒去。孟子坤见机往旁边挪了一步,把人接到自己怀里。

“嗷!孟子坤!!”赵天宇整个人挂在孟子坤身上,双手环着他的脖颈生怕掉下水。

“诶。你试试站直嘛。”孟子坤也没把他扔下来,任由他挂着,往中央走了几步,在他耳边说,“反正水才1米8深。”

赵天宇怒视他。内心OS:一米八一米八!你一米八七当然不觉得深!

“呀。我给忘了。你还没到一米八。”孟子坤一只手轻轻托起他,一边拍了一下脑袋懊恼道。

“你放我下来!我咬死你!”赵天宇气得嗷嗷叫,挣扎着。

“噢好。那就放下来。”孟子坤松了手,赵天宇只顾挣扎没搂住他,一时间直直地往下掉。

他急得忙窜回孟子坤身上,孟子坤从善如流地又托住了他,“不是要放下吗。”

“哥!哥我错了哥!”赵天宇哭丧着脸,紧紧搂住他不放手。

吕泽洲一蹦一跳着走过来,斜着眼看赵天宇,跟孟子坤说话,“孟爷,我第一次看赵天宇这么受,你再受累多让我看看啊。”

孟子坤冲他笑笑,低头瞥见赵天宇幽怨的眼神,忍不住伸手在他后脑勺揉了一把。

然后托着他放在池边的地上。

“人还是活在地面上好......”赵天宇感受到臀下坚硬的地面,感慨道。

“口口,你们先在这待会,我去跟管理员说一声借个场子。”孟子坤两手一撑跃上岸,看见远处的男人,回头跟吕泽洲说了一声。

“你们俩什么时候暗度陈仓了?孟爷?口口?”赵天宇看他走远了,偏过头问旁边的吕泽洲。

“你以为我像你啊大冰块。我对所有人都很热情的好不好。”吕泽洲白他一眼,“不过没看出来啊天宇,纯种旱鸭子啊您。”

“去您的。”赵天宇回以白眼。

吕泽洲坐到他身边一起泡脚,想起前几天和孟子坤的聊天记录。

Ds_鐽:我加上赵天宇了
口口小红娘:我哥们好看不
Ds_鐽:嗯,一见钟情了
口口小红娘:??!

他犹豫着看了赵天宇一眼。

“天宇啊,既然你现在找不到女朋友,哥们给你个建议要不要。”他搂上赵天宇,语重心长。

“什么建议。跟你在一起啊?丑拒。”赵天宇对刚才他怼自己的行为念念不忘,一口回绝。

“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对我念念不忘呢是不是。孟子坤就不错。”吕泽洲突然被怼,微笑着深吸一口气,接着说下去。

赵天宇突然沉默了,认真思考着这个问题。口口说的不无道理,既然自己上大学三年了还是单身,那为什么不往旁边的路凑凑。反正自己妈也不管自己爱男爱女。

孟子坤就在这时候回来了。

“怎么了这是。气氛怪怪的。”孟子坤把买回来的饮料递给他们,“补充能量。看你们午饭也没怎么吃。”

“所以孟爷要请我们吃晚饭吗?”吕泽洲顺势接话。

“也不是不行。”孟子坤笑笑,看赵天宇拿着饮料发呆,从后面的椅子上拿了大毛巾把他裹起来,坐到他身边。

“区别对待了啊孟爷。”吕泽洲指了指自己裸露的背部,又指了指赵天宇罩着的大毛巾,委屈巴巴。

歇了一会之后,吕泽洲表示自己需要再休息一会。孟子坤看了看赵天宇,自己先跳下了泳池。

伴随“扑通”一声,巨大的水花在水面炸开,孟子坤甩了甩头,抹掉脸上的水,抬起头对赵天宇说,“下来吧天宇。”

赵天宇小心翼翼地踩着铁架子,生怕自己掉下去淹死。孟子坤就在铁架边上,冲他张开手,他顺势再次成了挂件。

“你这样不行啊..”孟子坤看着赵天宇明显怕水的样子,蹙眉道,而又忽地一笑,“诶。我知道了。”

孟子坤转身让赵天宇坐在铁架上,看着他略显不安的神情,笑着微微抬头跟他说话。

“天宇,闭上眼睛屏住气,我带你到水下玩。”他用哄小孩的语气道,“一会我掐掐你,你就睁开眼睛。”赵天宇本想回绝,张了张嘴却还是照着做了。

孟子坤见他闭好气了,自己也屏息后退,从后托住赵天宇的身子,双双沉入水底。

赵天宇只觉得一阵“嗡嗡”声后,周围突然一片寂静,只有自己紧紧贴着的身子告诉他并不孤单。

他觉得这种场面熟悉极了,跟自己四岁时掉进水池的状态一模一样。

所以他害怕水。害怕深海。

克服自己的障碍,也是他来报课的目的之一。

此时此刻,他环住的人轻轻的掐了掐他的背。

赵天宇艰难地睁开眼,一时间什么都看不见。慢慢地,孟子坤的面部轮廓在他眼前呈现出来。

孟子坤示意他看看周围,他顺从地环顾四周。天蓝色的水里安静得可怕,偌大的泳池只有两个人环在一起。

赵天宇好像突然不怕水了。

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掉了下水,眼前这个人一定能把他捞起来。

一定能。

Tbc.

八一八我187的游泳教练_壹

·私设OOC_勿上升正主

·纠结半天写的小甜饼_

·爬墙天子_圈地自萌

原创_裴云歌Yung.

赵天宇很郁闷。

学校操场上成双成对的小情侣恩恩爱爱,而自己站在人潮间孤立无缘。

寝室里四个大老爷们儿,唯二拿奖学金的两个结伴出柜了,剩下那位习以为常还反过来安慰自己。

是时候找个伴儿了。赵天宇想。

不知不觉走了半个大学校园,图书馆门口的公告栏贴满了大大小小的通知和宣传单子。

他一张张看过去,暑期工、社团招新、考研班报名、剧组招聘......

都是些无聊的。他撇撇嘴抬脚欲走。

走出几米侧过头无意一瞥,在花花绿绿的一大片中看到了小小的黑白的一张纸。

孤零零的,无人问津。赵天宇觉得跟自己的境遇像得不得了,于是走过去仔细看了看。

不是校内公告,倒像是偷偷摸摸贴出来的。内容是游泳课报名,地点在西郊游泳馆,下头还有教练的电话。

赵天宇见没人注意,不动声色地把纸撤了下来,塞进了衣袖里。

被校方发现,对方会被查监控罚款的吧。

晃晃悠悠地回到寝室,睡东边靠门处的口口同学吕泽洲才刚起床准备去上课。

小小的盥洗室被吕泽洲漱口的动静弄得水花纷飞。听见门响他探出头,冲刚进门的赵天宇打了个招呼,又缩回去继续洗漱事业。

睡西边床铺的周震南和马伯骞依偎着听嘻哈,小桌板上摊着他俩写rap词的本子。听见他回来眼皮都不抬一下。

他脱了鞋往自己床上一躺,袖子里的纸折得整整齐齐扔在桌子上,被子罩在头上。

眼不见心不烦。有对象了不起啊。

过了不知道多久,被子里的空气实在稀薄,他伸出头,看见吕泽洲拿着自己刚带回来那张纸仔细端详。

吕泽洲察觉到他的动作,拿出手机记着上头的电话号码,一边跟赵天宇说:“这课你是要去吗。咱搭伙啊。”

赵天宇张了张嘴刚要拒绝,转念想想自己找女朋友的目标,又想到游泳馆的景象,应了一声。

马伯骞抬起头,搭了句话,“一起去吧。游泳能减肥增高,最适合南南了。”

一觉睡到午饭,周震南把自己晃醒,“赵天女赶紧起来,马沙拉和口口在饭堂等咱们去吃饭呢。”

赵天宇拎起搭在床边的外套,揣着手机开始穿鞋。周震南端详他好一会,开口道:“今天33℃。”

“哥这叫fashion。”赵天宇把外套往肩膀上一搭,搂着他就走了。

半个小时后,赵天宇坐在饭堂一角,一边看着对面桌的签证cp秀恩爱,一边吐槽着吕泽洲不懂自己的口味乱打菜。

“对了,游泳课那个教练我联系上了。顺便把你微信也给他了。”吕泽洲夹了一块赵天宇餐盘里的小排,说道。

“你联系着呗,把我微信给他干什么。”赵天宇回击,夹走了一块土豆,想想觉得有点吃亏,又夹走一块。

“咱四个里就你最闲。南南公司那边要去公演,马老师最近也跟他到处跑,我还有结业作业没做。”吕泽洲话语刚落,赵天宇手机就配合地“嗡嗡”响起来。

他一只手点开微信通过添加请求,一只手挡着吕泽洲的筷子不让他偷吃自己的菜。

DS_鐽:你好,我是孟子坤。
DS_鐽:就是..游泳课的教练。

“诶口口,这啥字啊?”赵天宇点进他头像,指着鐽字揪着吕泽洲可劲地问。

“d-á-dá。”吕泽洲嘴里含着块肉,含含糊糊地答道。

2018要发财:你好,赵天宇。

......

暑假就在蝉鸣声中奔来,约好的游泳课也如期而至。

由于周震南和马伯骞的奖学金还没确定下来,所以四个穷学生只能窝窝囊囊地坐地铁去西郊。

正想着奖学金的事儿呢,刚坐了两站地铁准备倒车,他们就在站台上碰见一熟人。

“哟,赵天宇,吕泽洲,周震南,马伯骞,你们都在啊。”来人是他们学校的总辅导员,此时正笑容满面地看着四人,“正好,学校让得了奖学金的同学马上去教务处报到,周震南马伯骞跟我回去一趟吧。”

赵天宇和吕泽洲用悲悯的目光目送他俩被押送回去,然后美滋滋地坐上了第二班地铁。

西郊游泳馆人不多,尤其是在只有大学生放了暑假的这个时候。赵天宇看着空荡荡的泳场,感觉真是太负此行了。

“诶,那个是不是孟子坤。”吕泽洲拍了拍溜号的他,指着远处说。

赵天宇眯着眼睛眺望,看见一个穿白T破洞裤坐在池边泡脚的小伙子,点点头又摇摇头。

“啥意思啊。”吕泽洲看着他脑袋的动作,不明觉厉。

“不知道是不是,也可能是。”赵天宇诚实地回答,“但是,孟子坤是谁。”

“......”吕泽洲侧过脸去深呼吸几下,扯出一个笑容面对他,“孟子坤就是那个游泳教练。”

赵天宇被他扯着往池边走,离池边越近越能看清那人的样子。

好么。黑得惊人。

“孟子坤?”赵天宇走到那人身后,试探着喊了一声。

那人闻言转过头,一个后跳跃上地面,站直了身子,“我是孟子坤。你是..吕泽洲?”

赵天宇的目光随着他站直了身子而愈发往上,最后直接仰着头看他。噢这是怪物吧。

“我是吕泽洲,他是赵天宇。”口口蹦出来介绍道。

孟子坤“噢”地表示了解,冲吕泽洲点了点头,向愣神的赵天宇伸出了手。

“你好,孟子坤。”

我是云歌,我在LOFTER

查看详情


不胖不胖我不胖///


·严重OOC_勿上升_
·短篇预警_
·巨胖_不知道甜不甜但似乎不虐
·圈地自萌_

原创_裴云歌Yung.

01
    我叫不胖。
    我可能姓毛,也可能姓钟。
    关于我到底姓什么,这个问题在我的记忆里,被毛爸爸和钟爸爸提出来讨论了好多次。
    可是每一次都以钟爸爸被毛爸爸抱进房间为终。
    我是去年冬天被毛爸爸抱回家的,在这之前我只记得铺天盖地的红色。
    在这以后,我就有了两个爸爸。

02
    不胖是在一年的早冬时节被毛不易从医院抱回来的。那一年,毛不易和钟易轩正处于事业巅峰,却双双公开了恋情退出了娱乐圈。
    让不易轩们经历了两个极端的激动。
    不胖是毛不易一个老朋友的孩子。接到电话的那一刻,他还在犹豫接不接。
    万一是找自己借钱的呢。
    结果没想到,几年前还在一起喝酒的两条鲜活的生命,就这么没了。
    从医院出来,手里就多了个孩子。
    说是孩子的监护人委托的。
    毛不易用车上仅有的一张毯子裹好了不胖,开车往家去,脑子里想着怎么跟钟易轩说。

03
    钟易轩看到不胖的时候,愣了一分钟之久,吞了吞口水,看向毛不易:
    “这..是你弟弟乔治?”
    听完毛不易一通解释,钟小祖宗“嗵”的一声就蹦他身上去了。
    “我不同意!万一他跟我争宠怎么办!”
    把不胖同学安置在腾出来的军用床上,毛不易用了一宿的时间在好说歹说中掺杂了不少活动才成功说服了小祖宗。
    毕竟这么点的孩子给送福利院去也不好。
    也是给钟易轩做个伴儿。

04
    接受不胖后的钟易轩跟之前比简直不是同一个人。
    拽着毛不易问名字却没有得到答案后,他兴冲冲地打算给不知名的小团子取名。
    在起了无数个像“易易”这样表达出是他俩爱的结晶的名字却被屡屡否决之后,钟易轩同学的热情也殆尽了。
    “那你起。”钟某表示自己需要休息一会。
    毛不易盯着正在淌哈喇子的小团子好一会了,谨慎地脱口而出,“就叫不胖吧。”
    钟易轩又重现了昨天的一分钟的愣神,“哈?”
    “你看啊,你胖,我也胖,这就寄托了我俩希望他以后能不胖的期望。”
    语文不太好加上本身就蠢的钟易轩同学,同意了。
    不胖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05
    不胖小朋友不来不知道,来了才让人知道,原本调皮的人也能那么正经,原本人妻的人也能因为小事抓狂。
    钟易轩没有想到,不胖小朋友不仅不是影响自己和毛不易感情的障碍,反而给他们的生活增添了不少乐趣。
    比如...
    “钟易轩!你又带他干了什么!”毛不易一声吼,这两个小魔鬼凑在一起就是来折磨他的。
    “来,不胖。跟爸爸学。略略略。”钟易轩揣着不胖,低头做了个鬼脸。
    “略略略。”
    毛不易望天,无奈地摸摸鼻子,眼里染上笑意。

06
    不胖才刚两岁多一点儿,于是被毛爸爸和钟爸爸长期安置在了卧室新买的婴儿床里。
    虽然睡觉的时候不哭不闹,醒了也乖乖等他俩起床,但是成功让两人,禁,欲,了。
    不过这样的日子,很好啊。
    不胖沾枕头就着后,毛不易把钟易轩搂进怀里,看着昏黄的灯光下泛着点点光的小脸,钟易轩眯眼笑着,当真像那惹人爱的猫。
    “他长大一定能迷倒好多人。”
    “嗯,像我们小王子一样。”
    “你说以后他会去干什么呢。”
    “不知道,只要不像咱一样。那样太累了。”
    “但是能遇到我这样的人啊。”
    “是。我的幸运。”

07
    我叫不胖。
    我今年19岁。
    毛爸爸和钟爸爸商量后,给我取大名叫意钟。
    王意钟。王即是我亲生父亲的姓,也是毛爸爸原来的姓。
    我喜欢这个名字,因为我和毛爸爸一样,都很爱钟爸爸。
    我最终还是去参加了第二十五季明日之子,踏上了他们走过的道路。
    我把毛爸爸和钟爸爸在一起写的词和曲重现给了当年的不易轩阿姨们。
    我把毛爸爸和钟爸爸的近照给阿姨们看,再看看原来视频里那么年轻的人长出了银丝站在自己面前,对着曾经的偶像的近况恢复了活力。
    我感叹。人是会老的。但爱别人的心不会。
    就像毛爸爸爱钟爸爸,就像不易轩爱巨胖。
    
End.

我也太久没开坑了吧..
良心发现..
就自我感觉还行的一篇..
希望不会掉foʚ(•”̮•)ɞ
    

20171005 钟易轩微博截图

就..我理解中的大糖了。
疑似公开吗_(:зゝ∠)_

你说一生 我也默认_叁

·  中度ooc_勿上升_
·  后有车_
·  主巨胖 涛涛助攻_
·  甜不虐_
·  圈地自萌_

原创_裴云歌Yung.

阳光正好,微风不燥。

如今的景象,大多都是小魔鬼闷闷不乐地倚着墙做题,偶尔抬起眼皮看毛不易做各种各样的事情。

公司给小魔鬼找了个补习老师。在空闲的时候,给他一对一地补文化课。

于是每天小魔鬼彩排完就被工作人员拎去老师的房间补课,几个小时后才能回房间。

有时候毛不易会请老师来四号房,然后自己在一边看着小魔鬼上课。

于是每天半夜十一点多,就可以在三楼的走廊里看见一个晃晃悠悠的身影顺着门滑进四号房。

毛不易看着他一身疲倦,放下手里的平板,站起身接过他手里的一沓题纸放到床头,给他一个熊抱。

“哥哥,我好累。”小魔鬼从他怀里出来,扑进他的被子里,趴在枕头上嘟囔一句。

毛不易把垂落地面的被角折起,看小魔鬼的眼神里带着深深的宠溺。想起什么,他拿出一个饭盒,里头有他专门买的鱼肉,刚剔好刺的。

等着他迷迷糊糊地吃完,推着他让他洗个澡,看着他跟自己说了声晚安,关上了灯。

毛不易听了十分钟的小魔鬼的呼吸声,而后轻轻打开门,径直走向补习老师的房间。他知道,这个时候工作人员也在里面。

“是毛毛啊。有事吗?”老师打开门,看见他打了个招呼。

毛不易被让进屋里,交代了来意。具体就是他希望能给小魔鬼一点休息的时间。

“这样对彩排和节目都没好处。”工作人员听了,也让老师把课程时间修改一下。见达成目的,毛不易道了谢走出房间。

回到房门前,他顿了顿脚步。听着室内均匀的呼吸声,低头摸了摸口袋里的烟,掩上门从楼梯走下楼。

他们不能出小海子。门口右侧的转弯有把长椅,毛不易抬眼仔细一看,那有个人影。

“阿毛?”是下午刚回来的廖俊涛。

“怎么跑这来了。吃完饭就不见你。”毛不易一怔,放松地在他身边坐下。

“有点烦。下来吹吹风。”廖俊涛熟练地从身边人的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拿出一根把玩着,“你这个时候不去照顾他睡觉,下来干什么咯。”

毛不易拿出一根点上,把打火机递给他,“他睡了。”

“我以为你会跟他一起睡。”廖俊涛同样把烟点上,“说说看,怎么回事。你跟他吵的那一次都没严重到要下来冷静。”

“我不知道。”毛不易在他面前才会吐露心扉,“刚才他回来的时候,跟我说了声‘哥哥我好累’。我感觉心里有点不太正常,说不上来。”

他说完整件事,廖俊涛平静地点点头,“也就是说。他叫你一声哥哥,你就忍不住去给他出头。但是明明你是那么怂的一个人。”

“你觉得这不正常,而且觉得这不是单纯的弟控情节。怀疑是自己心理有问题?”

毛不易点点头。这就是他为什么经常会找廖俊涛的理由,因为他可以很清楚地捋清一件事,让自己都能发现点不一样。

“老毛啊。”廖俊涛突然严肃起来,“照你这么说,倒还真有一种可能。”

“什么。说吧。”毛不易心里有点儿忐忑,眼神里透露着些许不安。

“你可能,有点喜欢钟易轩。”

“开什么玩笑。我交过女朋友。”毛不易一惊,随即反驳。

“我知道。但是你们至少上过三垒吗?没有吧。”廖俊涛捋了捋,反问道。

毛不易哽住了。确实,他以前年纪小,跟那时候的女友上过一垒都很了不起了,二垒都不敢提出来,更别说其他的了。

“但是啊老毛。”廖俊涛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也别觉得自己心理有问题。喜欢谁不是喜欢啊。”

“我知道。我就是有点儿膈应。”毛不易闷闷地说,“而且这注定没可能的事儿。”

“不一定啊。”廖俊涛硬着头皮往下安慰,“要不我帮你试试,说不定他也喜欢你呢。”

毛不易垂着头想了很久,久得廖俊涛都以为他睡着了。十几分钟后,他缓缓抬起头,说,“那谢了。”

廖俊涛上楼去了。毛不易撑着长椅看着四角天空上泛着淡淡的白光的月亮,突然觉得有人靠近,低头看了一眼,发现有个人站在自己身旁。

“轩轩?”毛不易错愕地看了看他,又看了一眼随即赶来的廖俊涛。

廖俊涛摊手解释道,“不能怪我。我上楼就碰到他了。”

小魔鬼穿着单薄的睡衣,站在他面前。廖俊涛觉得识时务者为俊杰,身形一闪躲回了楼里。

毛不易脱下外套把他包住,嘴里念叨着,“你下来干什么啊。这两天外头多凉啊。你感冒了怎么办啊。”

“胖子..”小魔鬼嘟囔一句,顺势就靠进他怀里,“你不睡觉在这干什么..屋子里好黑..”

“好好好。我们回去睡觉。”毛不易抚了抚他的头发,哄着跟着上楼了。

廖俊涛在门口一侧看着他俩你侬我侬的,突然摇摇头笑了,“这还用我去试吗。事实不就明摆着吗。”

◢▆▅▄▃强行分割▃▄▅▇◣

这个月对不住各位。
作息没调过来。
学校大批量释放压力。
脑子里乱哄哄的没什么梗。
下一篇就是仙女车拉。
要乘坐此次列车的旅客请您评论区买票上车。
欢迎下次光临。

20170917 钟易轩同学犯傻截图

我这是粉了个傻子吗...

整理了一些喜欢的图。
图源水印。
正在努力码字。
坐等晚上直播。